<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價值課堂——PE在尋找怎樣的企業?

   “一個具有企業家潛質的人,帶著一支團隊,從事一項符合時代主題的事業,并且他是一位智者,擁有好的模式,選擇了行業里恰當的位置。”投資是一場相親,需要血型相同、基因相近、文化相同、門當戶對的,而華睿投資董事長宗佩民認為具有上述特質的企業必然會受到投資者青睞。

  看產業:屬于過去還是未來?
  不同時代有不同主題,每個時代都會出現英雄。如果從事與時代主題相吻合的事業,就比較容易成功?;仡?的幾個時代:80年代——生活必需品等;90年代——交通、能源與零售商業等;00年代——電子信息、物聯網、新能源等。2010年以后,健康醫療產業、移動物聯網、工業服務業居重,這個主題與社會需求度的提升,以及整個國民經濟的轉型升級是完全契合的。
  所以,看一個企業能不能投,得看它所從事的產業屬于過去還是未來,是迎合新需求的還是停留在舊有需求階段的。從事未來的事業,前途會無量;從事過去的事業,則越干越累。企業能把握社會需求、商業模式及人口結構演變的趨勢,就容易成功。
  投資商則要預見時代趨勢,要早于產業高潮出現之前的兩三年內,及時布局,作足技術、管理與模式的準備。當然,一家企業若過早地進入行業,也是不合適的,因為缺乏成熟的機制、支持的政策以及良好的環境。所以,選擇恰當的時機介入一個產業,對投資商與企業而言,是雙贏的。
  有些投資商逆時代而行,背時代而投,這不僅是浪費時間與資源,而且破壞了產業生態。這類投資商不是新產業的推動者,而是破壞者。
  看企業:是否掌握產業主導權
  每個產業都有一條屬于自身的產業鏈,分為上游、中游、下游。在產業鏈中,企業扮演的是主動角色還是被動角色,這個很重要。一個企業,如果能在行業里扮演領導者、主動者及創造者,那么就值得投資。
  一個缺失產業主導權的企業,他的產品也就沒有議價權。因此,企業應該思考:怎么樣在產業鏈中找到那個關鍵的節點,分析透,并將自己的企業放到那個節點上,攻破技術,推動整個產業的發展,以此掌握主導權。如果投資商爭相去投無主導權的企業,不僅無助于企業與自身,反而會導致行業的惡性競爭,破壞產業生態。
  紹興有一家企業,是從事彩色印染的。它的上游是化纖企業,下游是紡織企業?;w企業要染色,紡織企業等著用,它就像獨木橋,別人急著用,它可以不慌不忙的。為什么?因為它擁有這個環節的一個獨創技術。
  當然,修獨木橋也得看時間節點。比如:上游未發展,下游未發展,你早早地修好了橋,也是沒用的。所以,產業投資有三字訣:鏈——產業鏈,點——關鍵點,時——時機。
  看企業:是否夠專注
  投資商投資的企業必須是專注的企業。一個成功的企業必須是專注的企業。有一句話:事知專,業始成。即:當事知道專的時候,業就開始成功了。
  2003年7月時,去江西出差,發現那里大量的房地產項目都是浙商的。70%的實業企業開始都掏錢投資房地產。那時候,我開始憂慮:浙商很可能走到了一個轉折點。
  浙企,1993年,改制開始;1997年,改制基本結束。從1997年到2002年,是浙企發展最好的階段,都在專注于實業。但2003年后,這種局面就轉變了,以浙商為壞榜樣的投機行為開始出現。因此,回顧浙商這十年,基本都在走下坡路,倒閉企業最多,跑路老板也最多。
  也是在這5年至8年間,我們的蘇商上來了。蘇企于1997年才開始改制,2003年改制才基本完成。所以,浙企發展最輝煌時,蘇企在改制;浙企在投機時,蘇企在發展。近幾年,蘇企的專業化程度、行業地位、盈利能力等都高于浙企。
  這種反差源于什么?——十年投機,不專注于實業發展。
  有些企業干了八九年還不賺錢,并不意味著不可投。相反,他的專注精神非常值得投。這樣的企業即使失敗了,依然值得尊敬。
  看人:素質是否足夠高
  投資就是投人。人包括兩個要素:企業家與團隊。
  企業家素質:第一,一定要是個理想主義者,而且愿意為所從事的行業癡迷;第二,戰略思路一定要清晰;第三,行動要敏捷;第四,為人要厚道。做到這四點的企業家,必定是好企業家,成功的企業家。
  同時,企業的團隊必須是戰斗中錘煉起來的,而不是臨時組合的。臨時組合的團隊往往極易分裂。對于這樣的團隊,投資商不敢投。

(本文根據華睿投資董事長宗佩民在新浙商成長營首堂課上的演講整理而成)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