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商業在左,情懷在右

 

/陸琴

【九點商話】


 

最容易影響人的不是真相,而是情懷

當人們選擇一種產品和品牌時,他其實選擇的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說,所有的消費、所有的產品,說到底不過是一種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更多的是一種情懷的表達與倡導。

什么是情懷?一個詞,歸來。從被工業化、大規?;?、高科技異化和淹沒的人性化本源回歸,讓我們找到回家的路,追求起初的純粹、原本。

馬云說,“最容易影響人的不是真相,而是情懷。有了情懷就有了影響力,有了影響力就能產生商業。”只要用戶喊出那句“你太懂我了!”,他就會為你買單。這是,情懷的力量。

每一個去到臺灣的人,都不會錯過一個地方——誠品書店。作為臺灣地區著名的文化產業坐標之一,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其對“閱讀、人文、創意”情懷的堅持。

創始人吳清友曾公開表達過,誠品書店一開始并不是要為了賣書,而是要推廣閱讀這種生活方式,他相信人們來書店不僅僅是為了買書。

 

 

 

為了加強人和書之間的鏈接,加強空間里的人文碰撞,誠品書店會選擇在店內擺放400多個公共座位,這原本可以用來擺放更多的書和商品。而且,誠品絕大部分人文、創意、閱讀交流活動都是免費的,旨在給更多喜歡這種生活方式的人,提供更多的渠道和機會。

誠品書店把讀書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而不是一門生意。誠品的情懷,讓它和其他書店有了迥然不同的氣質,讓它的品牌有了獨一無二的識別,為它的商業之路提供了強大的支撐。

如今的誠品營運范疇已逐步擴展至畫廊、出版、展演活動、藝文空間和課程、文創商品,其連鎖而不復制的經營模式,透過“人、空間、活動”的互動積累,發展出不同的場所精神和經營內容,正在為它所秉持的生活方式打開更多的大門。

 

 

理想主義者的情懷過度癥

     然而,情懷就像是一把劍,使得好直戳人心,使得不好難免傷到自己。

在 內地商界,有一個講情懷的名人,它就是錘子手機的創始人,羅永浩。其實談情懷的創業者和企業家有很多,只不過能把“情懷”這個詞,一夜之間打入風塵的,可能就非老羅莫屬了。

老羅的錘子手機是靠著“情懷”出發的,情懷也確實為錘子手機的早期發展帶來了絕對的助力。“工匠精神”“理想主義者”是老羅給自己和錘子的標簽,他說錘子手機的誕生是為了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而不是所謂的“處心積慮地獲取利潤的工具”,這樣的老羅和錘子手機成功地打動了他的粉絲,或者說是“信眾”。

站在羅永浩情懷背后的錘子手機,在它本身的產品價值之外,被賦予了某種普世價值觀,正是這樣一種附加的價值觀與一批人的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產生了共鳴,讓這些人主動地參與、投入了這場狂歡,共同主導了錘子手機的鋒芒一時。

只是,老羅最后還是沒能“站著”抗下這面情懷的大旗,用力過猛,風光過后,疲態盡顯。究其原因,無外乎是其產品本身,以及它背后的商業模式未能跟上他情懷的高調步伐。

錘子手機問題頻繁暴露后,很多人開始嘲笑老羅拿情懷忽悠人,他確實忽悠人,但不能否認他真有情懷。老羅是一個想做好產品的人,只不過它的開場似乎過于華麗和炫目,而他的團隊卻沒能支持起這樣的開場。

老羅和它錘子手機的現狀是讓人失望的,它也告訴所有“情懷過度”的企業和創業者,當我們過分強調情懷的時候,或許應該回到商業的立場來叩問一下情懷的本質。

 

情懷,并非背道而馳的闖入者

老羅把情懷講臭了,并且熏了他自己一臉,他是可惜的,然而那些患有“情懷不適癥”的人,一談情懷就色變的人,將商業和情懷劃為楚河漢界的人,也未必就比老羅高明多少。

沒錯,情懷確實不是萬能的,所有以“情懷”為基調的商業模式,只有少數能成為知名大品牌,更多的則是淪為小眾產品,就像魅族,只被部分人追捧,當然,徹底消失的就更多了。

    但這并不代表在商業世界,情懷不重要。在商業世界,情懷并不是一個背道而馳的闖入者,事實上它扮演著一個絕對重要的角色。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難道還有其他原因嗎?”這是喬布斯說的。

蘋果手機的劃時代意義,所有人都無可否認,喬布斯這種改變世界的情懷,驅動他成立了蘋果Team,蘋果Team造就了蘋果劃時代的突破創新,蘋果強大的軟硬件制造能力和令人生畏的供應鏈管理能力最終成就了喬布斯的情懷。

站在商業和情懷十字路口,喬布斯沒有向左走,也沒有向右走,而是扛起兩面大旗,大步向前進。喬布斯成功了,蘋果成功了,這是情懷與商業雙劍合璧的力量。有人說, 所有偉大的品牌都是有情懷。也許這就蘋果稱霸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我們也不得不承認的是,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和企業靠著揮舞情懷的大旗攪動商業狂歡,讓情懷成為一個營銷噱頭,成為一張牌面,一個沒有內涵和生命的道具,成為劣質產品和品牌的護身符。

理所當然的,“情懷”也隨著“懷舊”、“文藝”這些詞一起“淪落風塵”,逐漸變得貶義,成為商業的對立面,成為理性嘲笑的對象。

這不是情懷的原罪,這是游戲規則的使然。商業世界,情懷唱不了獨角戲,沒有成熟的商業運作模式,情懷只是一個奢侈品,或者廢品。

但在一個被工業化、大規?;?、高科技異化和互聯網所淹沒的時代,我們是需要情懷的。讓情懷助力商業模式與運作,能幫助企業精準地打到消費者心中的那根弦,讓產品打開銷路,讓品牌實現社會化效應,讓企業擁有差異化的獨特氣質,成就一個不一樣的企業未來。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