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特別策劃——楊致遠的“雅虎”情殤

  2008年11月18日,雅虎CEO楊致遠給全體員工寫了這樣一封E-MAIL:“董事會成員和我已經達成協議,將啟動雅虎CEO職位的繼任程序。”這實際表明了楊致遠已經在董事會的巨大壓力下無奈“下課”,口氣頗為無奈。
  2007年6月,雅虎CEO塞梅爾敗走麥城。創始人楊致遠不得不重出江湖。就像當年險些衰亡的蘋果,人們希望楊致遠能力挽狂瀾,重整雅虎。但,雅虎沒有喬布斯,王者歸來的故事終究沒能上演。
    “”孩子成長之殤
  1994年一個盛夏的夜晚,楊致遠和他的朋友,雅虎的另一個締造者大衛·費羅在小房間里為他們的網站命名。兩個毫無商業目的的年輕人抱著一本大字典搜尋了一系列有趣好玩的名字,如Yama(閻羅王)、yawp(蠢話)、yawn(打哈欠)等等。“《格列佛游記》中有群叫yahoo的人是沒有受過教育,沒有文化的野人,我們在斯坦福大學正事不做,游手好閑,沒什么水平,于是我們自嘲為yahoo。”就這樣,這個改變了計算機網絡世界的“野孩子”誕生了,并于1996年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成為少數盈利的網絡公司。當時,雅虎在全球是新經濟力量的代名詞。
  直至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裂,雅虎經營狀況急轉直下,并不貪戀高位的楊致遠請來了沒有任何互聯網背景、不懂技術的傳媒人特里·塞梅爾執掌雅虎,開始了向媒體公司的徹底轉型。不得不說,楊致遠是大方的,他不專制,不賣弄創始人的身份,他樂于共享。 不僅僅是公司的股標,甚至是公司內重要的經營管理職位也能瀟灑地拱手讓人。而這位“雅虎酋長”則有更多的時間專注于技術的創新和開發?;蛟S正是因為創始人的瀟灑放任,加上不懂技術的CEO,才讓大眾互聯網雅虎忽視了一個重要對手——谷歌。出于同門情誼,塞梅爾和楊致遠曾幫助谷歌的兩位創始人“上路”,可短短幾年,這對互聯網浪潮中的“前浪”和“后浪”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谷歌的迅速成長令人恐懼,塞梅爾的雅虎時代最大的錯誤便是錯過了收購谷歌的大好時機。雖然雅虎高管包括塞梅爾都已經認識到在網絡搜索市場追趕谷歌的緊迫性。但新聞集團以5.8億美元收購了社交網站MySpace,雅虎卻錯失了以10億美元收購Facebook的機會;谷歌以16.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視頻共享網站YouTube,而雅虎卻仍在努力整合自己的16項視頻服務。雅虎總是一次又一次地錯失良機。當谷歌將廣告條放到它檢索結果的右側,廣告和搜索的請求精確相關,只有在用戶點擊后才收費。認為廣告不過是網頁上閃動的小小指示牌的雅虎才恍然意識到谷歌的做法才是未來主流,想要試圖追趕,卻為時已晚。
創始人 “自私”之殤
  對業界來說,雅虎近況如此不佳,楊致遠的下臺并不出人意料?;叵霃统鰰r“我已經做好準備,并且深信我們有能力將雅虎帶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的信心滿滿,他的一系列錯誤決定卻使得事情變得更糟。
  2008年2月,微軟出價每股33美元試圖收購雅虎,希望通過合并雅虎來狙擊谷歌。這一誘人的條件讓雅虎的幾位大股東都同意被收購。然而楊致遠卻拒絕了微軟的請求,理由是微軟開價偏低,他提出每股低于37美元就免談,這讓幾位大股東不解。于是收購擱淺,雙方接觸破裂。正是這次與微軟的洽購失敗成了楊致遠靠邊站的主要導火索。
  其實可以理解,楊致遠只是不愿意雅虎變成硅谷最大“敵人”微軟的一部分,他渴望在他的直接領導下,能向投資者證明,雅虎的價值遠遠高于微軟的報價。對于自己創立的公司如此鐘愛的楊致遠,有錯嗎?好比用心培養孩子的父母,請最好的老師,上最受歡迎的培訓班,希望自己的孩子勝人一籌,卻絕不愿意拱手相讓,盡管很多時候孩子已成了累贅。
  或許就是這種為人父般的“自私”,讓楊致遠始終堅持雅虎應該獨立存在??上?,美國經濟陷入長達14個月的衰退期,楊致遠終究只落個“出師未捷身先死”的結果。在連續三年業績下滑、高層干將不斷離職,連續裁員的大背景下,就連楊致遠的嫡系人馬也開始不信任這位“酋長”了。
  雅虎本身是一個硅谷的大公司,可楊致遠作為創始人,無法僅僅從資本角度考慮收購。他堅持雅虎獨立,被認為是與投資人的“對抗”。拒絕收購卻沒能找到一條切實可行的發展之道。楊致遠說自己的血液是紫色的,這是出于創業者的熱情,但他的不計后果斷了雅虎最好的后路。更有利于雅虎發展的是一位有血性的首席執行官,一位真正的產品預言家,好比微軟的蓋茨、蘋果的喬布斯,抑或Facebook的扎克伯格。
  在億萬富翁卡爾·伊坎強行進入董事會并占據三個席位后,股東的“逼宮”之勢再也難以阻擋,這位“世紀網絡第一人”終于成了理想主義與商業現實相矛盾的實驗品,精疲力竭地放棄了抵抗。
控制權過放之殤
  我們不主張企業創始人的個人風格過于濃墨重彩,因為企業發展成型之后,領導人的更替是無法避免的自然規律,新領導人或許有一套更為適合企業的發展思路,而這一思路并不一定與創始人契合?;趥鞒卸?,創始人個人風采的收,至關重要。然而轉過頭來看雅虎的興亡,又不禁令人疑惑:創始人個人風采的收,但對企業控制權的放似乎加速了企業的衰亡?
  不論是微軟還是蘋果,都經歷過長時間的磨合最終實現平穩過渡。那是因為創始人了然大局,知道何時該收,何時該放。雅虎的案例與這兩者均有不同,最大的區別就在于楊致遠并不是蓋茨抑或喬布斯,發展關鍵期沒有“唯我獨尊”的魄力,平穩期沒有“勢如破竹”的沖力,困難期亦沒有千斤重擔一肩扛的能力。如前文所說,在雅虎創立之初,楊致遠便將公司重要職位拱手相讓,一心悶頭鉆研技術,導致本以技術創新驅動的雅虎過早地被一群機構投資者主導。于是,看得見的利益方向成了公司發展的主要選擇。
  據資料顯示,2001年,帶領雅虎由一個簡單的搜索器發展為一個消費者品牌服務商,開創一代廣告模式的首任CEO蒂姆·庫格爾被迫離職,理由是2000財年業績不理想、股價下跌90%(2000年剛好是美國上一次互聯網寒冬);2007年,業績卓著的梅塞爾被迫辭職,離職原因是在他任期尾聲,雅虎在廣告市場的份額被谷歌超越;2008年,出山一年的創始人楊致遠被董事會趕走,因為他搞砸了微軟對雅虎超過450億美元的收購案;2011年9月,巴茨被董事會解雇,理由是她任期3年內,雅虎股價沒有絲毫起色。
  每每收不到短期回報,董事會就想盡辦法更換CEO。誠然,我們不能寄望投資人像創始人一樣對企業的長遠發展負責,正如國外媒體評論“如果讓擅長企業運營的人物,例如巴茨;或是擅長銷售的人物,例如AOL CEO蒂姆·阿姆斯特朗來掌管一家已經落后的公司,那么毫無疑問,這些公司將不敵那些由創始人(如蘋果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或產品專家(如谷歌董事長埃里克·施密特)負責的公司。”很明顯,雅虎這些年真正欠缺的不是工程師,不是創新能力,也不是戰略方向,而是創始人對公司的掌控力。
點評:
  顯而易見,楊致遠的收與放并不理想。甚至我們都看不見雅虎發展歷程中的某種傳承。我們唯一看見的是輝煌的梅塞爾時代,專精于技術的楊致遠沒能及時為雅虎這輛老爺車更換新引擎,導致在最核心的搜索技術創新上被谷歌后來居上;在女CEO巴茨時代,雅虎退出曾經由自己引領的搜索引擎的競爭市場,把目光集中到互聯網內容和展示廣告的傳統盈利模式上;而在堅持雅虎獨立以致與微軟洽購崩盤時期,楊致遠斷了此路卻沒為雅虎開辟另一條新路。
  如今的雅虎像個沒落貴族般有著一抹厚重的悲情色彩。極富戲劇性的是,當年楊致遠憑借雅虎家喻戶曉,此刻也依舊隨著正日落西山的雅虎成了最佳悲情男主角。企業創始人在企業管理與發展中究竟如何權衡收放著實是個難題,需依靠各位審時度勢,或從本刊案例中提煉其精髓,至少之于楊致遠與雅虎,我們可以清楚得看到,創始人對企業控制權不合時宜的放。過于放,對企業來說反而百弊無利。

 (文/孫鈺斐)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