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管理——民企內部風險不可藐視!

前言:得空則強 失控則弱 無控則亂
 
   全球金融危機的“余震”仍在持續,全球經濟不容客觀,而對出口依存度非常高的 經濟深受影響, 企業正在面臨出口艱難、資金緊張等問題,企業處境艱難。困難時刻,我們應該如何應對?企業家們必須意識到 經濟發展的環境已發生重大變化, 已進入產能過剩時代,前幾年通過接訂單大規模生產的快速發展模式已不能再持續。企業惟有練好內功,才能在困境中生存下來進而尋求繼續發展,這其中做好內部控制是個非常關鍵的工作。
  在迅速擴張時期,企業追求的是速度,在內部控制和制度建設方面存在著太多的問題。如果這些問題得不到解決,一個上億元規模的企業也可能在很短時間就垮臺。據調查,很多民營企業在迅速發展過程中,由于沒有處理好內部控制的問題,頻頻出現企業“內鬼”,通過各種企業管理、控制的漏洞,轉移資產和資源,為自己牟取私利。當前經濟進入停滯階段,正是企業冷靜下來抓好制度建設和內部控制的最好時機。
  前不久,浙江日報刊登題為《小心!蛀蟲掏空民企》的專題報道;繼而,浙江九好集團在第二屆 民企投融資大會暨浙商全國500強論壇上舉辦“民企內部風險控制”專場論壇。民企內控,正踏入企業警戒線。
  得空則強,失控則弱,無控則亂。 經濟進入高速發展期,但并不是任何企業都能行駛在高速發展的軌道上,享受大環境帶來的良好惠利。這點可參見“7·23”動車事故。諸多猜測認為,事故發生由鐵道部內部管理以及列車技術跟不上列車行駛速度所致。兩車追尾中的罹難人士給了鐵道部重重的一擊。近日,國務院已下達列車減速的通知。
  正如列車,企業的發展速度脫離了內部管理,疾馳的后果亦將是慘烈的脫軌。目前,國內企業頻現“擴張潮”與“倒閉潮”,這兩大現象足以引起社會商界警覺。“擴張潮”與“倒閉潮”之間并非由前者致后者的因果直線聯系,但兩者的出現不得不讓我們疑慮:企業是否在良性發展?
  企業發展以內部管理科學嚴謹,平穩增速為良性;以內部管理缺失,激進擴張為非良性。企業如一幢建筑物,內部管理是基底。但不少企業奠定基底時,喜歡采用鏤空式“藝術”構造,而非踏實謹慎的“寫實”構造,看則表層雄厚,實則不堪一擊。
企業亦如一臺精密儀器,內部管理則是貫穿全部的鏈條,鏈條上的任一環節出現細微差池,都有可能導致儀器崩潰。內部腐敗、制度疏漏、組織架構不當等,任何一項都有可能引發內部風險。
企業,切忌一味追求利潤增速,而驅使內部管理跨入盲區!
 
 
 
實錄:第二屆 民企投融資大會之“九好·民企內部風險控制論壇”
 
  6月19日,第二屆 民企投融資大會暨浙商全國500強論壇圓滿落下帷幕。其中,一場“九好·民企內部風險控制論壇”成為會場亮點。此屆大會以“資本相親”為主,實為開源——外部融資;該論壇卻反其道行之,強調“節流”與“開源”并舉,重視內部控制。
  浙商雜志總編朱仁華在開場致辭中,以最淺顯的用詞概括了此次論壇的最終目的——教企業如何省錢,用最小的成本攝取最大的盈利。當然,這里所指的盈利,并不是單純的數據增長,更是一種長遠發展的健康態勢。
  他認為, 民企內部管理正陷入若干誤區:自認管理是家務事;憑著感覺走;偏執地將企業壓力歸結為來源于外部……
  浙江省人民大會堂人大廳內碩大的藍色布景,正似一個藍色預警信號提醒企業家們:內部風險不可藐視!
  而顯然,已有一部分人意識到了這點——
  嘉賓主持、浙江省工商聯正廳級巡視員鄭明治引用西方一條軍事諺語作為開場白:掉了一個釘子,壞了一個馬掌;壞了一個馬掌,毀了一匹戰馬;毀了一匹戰馬,輸掉了一場戰役;輸掉了一場戰役,毀滅了一個王國。
  論壇協辦方浙江九好集團董事長在致辭中指出:我們開始意識到,這種短期利益的追逐模式最終抵達不了長遠發展的彼岸。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吳曉波認為:內部風險控制是一個并不耀眼,卻很重要的問題。
……
 
何為內部風險?
  內部風險,是相對于外部風險而言,撇開各種如金融危機、匯率變動、資本市場變動等外部環境因素,因內部管理問題而導致的風險隱患。
  財政部內控外聘專家兼高級講師、國資委風險管理高級講師趙亮:我們不可能單靠個體企業的力量去阻止外部風險的不發生或少發生,只可以應付;而對于內部風險,企業可從風險的角度打造一整套管理體系,以規避風險產生。
 
為何重視內部風險控制?
管理學學者吳曉波于宏觀戰略層面分析了企業帝國衰亡的五大階段,由此體現風險管理在企業帝國長遠發展中的重要作用。
一:驕傲自滿、停止學習。當一個企業發展到一定成功階段,企業主往往將成功視為順理成章,無視促使企業成功的關鍵因素。
二:缺乏自律,盲目擴張。無節制的增量追求,盲目的規模條約,導致關鍵崗位上適宜人員的流失,以及優良現金流的被破壞。
三:無視危機,輕視風險。他們否認風險的存在,或將其歸結為外部因素,而非內部因素,繼續大膽進行橫向的規模擴張,導致決策質量與數量的同步下降。
四:盲目拯救,亂抓浮木。風險存在后,企業過于依賴外部力量的支撐。他們通常會引入具有超凡魅力但不切實際的領導者,運用大膽但未經檢驗的策略,重組公司。
五:無足輕重,走向衰敗。最終向風險妥協或退縮,直至放棄。
風險孕育到風險產生到風險不可控,管理疏漏貫穿了整一過程。倘若,能運用管理消除風險孕育的土壤;倘若,能運用管理斬除風險產生的萌芽;倘若,能運用管理控制風險發展的勢頭,企業都不至于走向衰敗。
 
如何有效實施內部風險控制?
吳曉波(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常務副院長):
關鍵詞:學會制度管理,而非管人
首先,要學會流程管控。中西方文化存在差異性,西方企業擅于制度管理、規則管理,而中方企業習慣管人。  
流程管理是目前企業亟需掌握的管理手段。傳統的流程控制比較僵化,信息技術的發展能使之增加柔性,因此信息技術在流程管理中的有效運用能更好地實施內部風險管理。
其次,要學會對核心競爭力進行管控。流程管理中,要懂得梳理孰輕孰重,孰抓孰放,最終獲得對核心競爭力的重點管控。
最后,企業要完成自身價值鏈向價值網絡的轉變。例如:九好集團就是一個開放的價值網絡,他將自己的核心資源與外部的輔助資源結合,極大降低了自身風險。
 
趙 亮(財政部內控外聘專家兼高級講師、國資委風險管理高級講師):
關鍵詞:信息化運用讓內控體系落地
內部風險控制不能僅停留在制度制定階段,還是要將體系落地。一種制度依靠人為控制,是極具隨意性的,人情關系、崗位流動等都有可能使內部管理落空。而如果運用IT內控體系實施管理,人員根據系統流程操作,就可以將制度落地。
內控的基本目的是明確崗位責任與制度流程,如果將該目標細化分解,挪移至IT內控體系,就可以約束人的風險行為。因此,內控流程必須與企業日常經營流程想契合,日常經營流程有變動時,系統中相應跟進。系統的滯后或漏洞,可能造成風險的發生。
 
楊 彬(易觀國際創始人、易觀商業解決方案公司總裁)
關鍵詞:電子商務降低企業風險
在 ,網民正以每年15%—20%的速度增加,即每年可增加6000萬網民,整個 即將被搬上互聯網舞臺。
識別大勢是控制風險的最大利器,發展企業務必識“勢”、借“勢”,而如今傳統產業擁抱電子商務的趨勢已經十分明顯。
內部風險控制主要體現在成本、效率、市場等控制上,而電子商務=增收+節支+提效。
以凡客誠品和雅戈爾作對比,雅戈爾發展30年,現已達到銷售目標1.5萬件/天;凡客誠品僅在互聯網上銷售4年,已達到銷售量10萬件/天,雙方的市值相當,均為300億元人民幣。以網購平臺為主的凡客誠品僅用4年時間便趕上了30年發展歷史的雅戈爾,足以說明電子商務的魅力。
 
  此次論壇,不僅邀請上述嘉賓作了精彩演講,更有沙龍環節,讓企業家與學者在此激辯,理論與實踐在此碰撞。企業家從實踐的角度分析了內部風險控制的重要性與必要性,更是引申出目前諸多企業存在的經濟紕漏——企業腐敗。
裴榕(華立集團審計部部長):
  華立集團是一家將內部控制提高到一定高度的企業,它專門設置獨立部門承擔內控的責任。內控其實是一個評價體系到資源配置的過程。
  在華立集團,只要分公司的內部控制狀況優良,那么得到的資源配置空間就相對開放,對經營者的授權也較大;反之,倘若分公司的內部控制狀況屬非良性的,那么,即使是數額較小的招待費與會務費,我們都會嚴格進行監督與控制。
 
張克夫(恒勵集團董事長):
這位老杭大歷史系畢業的董事長,對裴榕所提出的隱性風險表示贊同。
對于房產行業,外部變動占據風險因素值較大,新近頒布的“國十條”就很顯然地說明了這一點。而我認為,裴榕部長所提到的隱性風險同樣不可忽視,比如道德風險與文化風險。
如果企業的利益分配所得能夠平衡,那么,現在企業中所存在的灰色地帶(采購回扣、銷售回扣風)即可自然消除。
 
郭叢軍(浙江九好集團董事長):
作為企業行政后勤管理方案的解決人,他似乎有不同的見解。他認為無論制度建設與企業文化建設,都是一條漫長的道路。而立竿見影的有效手段是可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分散權力。他毫不諱言,具有實戰經驗的他更有充分發言權。
我在經營九好的過程中發現一奇怪現象:如果我通過自身的關系網絡一家合作的客戶單位(認識該客戶單位的董事長),那么之后的合作未必成功;而如果通過市場人員按正常流程取得的單子,相反合作會比較成功。
或許,這就是背后的灰色利益鏈在作祟。因為通過客戶單位董事長獲得的業務,那個直接利益者就不敢再竊取環節利益。那么,久而久之,這些直接利益者便會從中作梗,阻礙合作的繼續?,F在,多數企業主喜歡安插親近的人在這些采購崗位,卻不知道,這未必是安全的。
而對于第三方的介入,有些企業會采取引進高端人才進行管理的手段,但這些人大多會陷入同流合污或淘汰出局的尷尬結局。而九好這類第三方服務托管機構,則是通過科學的三方流通進行資源配置,具備制衡的能力。以我們自身而言,我們負責制定解決方案、設定價格,繼而讓供應商直接服務企業。如此,就能形成良性的合作模式。
 
項先權(浙江新臺州律師事務所主任):
在內部風險控制中,有這么一個現象:分公司或員工個人出現問題,總公司須承擔責任。這就需要居安思危,通過制定條款作好防范工作。
對此,嘉賓主持鄭明治以“防火墻”為喻,通俗地闡釋了這一點。比如:A公司制定條款,禁止員工在銷售過程中出現賄賂行為,如若發生,則后果自負。
 
趙亮(財政部內控外聘專家兼高級講師、國資委風險管理高級講師):
我始終認為,內部風險控制體系需要通過制度來健全,做到事前防范、事后控制以及事后監督工作。
如今,內部風險控制被提升至越來越重要的位置。2012年開始,上市企業必須建立健全良好的內部風險控制體系, 證監會提出,擬上市公司必須經過內部風險評審才能取得上市資格。而隱瞞企業內部風險數據,則將以經濟犯罪處以重刑。
 
至此,論壇圓滿落下帷幕,但有關“民企內部風險控制”的話題在今后的漫長階段都不會落下話音?;蛟S,很多企業深知內部風險控制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但卻遲遲不見行動。因為這是一場革命,一次科學與窠臼的抗衡……
 
總結:民企內部風險引發因素及控制手段
引發因素:組織架構人情化
民企在組織架構上很難掩蓋一個歷史沿革性問題:初創時期,大多為家族企業模式。家族模式在其初創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時間推移,該模式逐漸會成為發展牽絆。家族企業的構造網絡以人情編織,導致管理科學化進程的滯后。
控制手段:引進職業經理人
    現在,很多規模企業開始意識到這一問題的嚴肅性,著手勸退一些在其位卻不善其政的元老級創業伙伴;亦有企業干脆明文規定:高層子女及親屬不得進入企業。他們開始將家族模式拒之門外,同時將學歷高、見識廣、專業素養強的職業經理人引入門內,創建公平、公正、透明、專業的工作與管理環境。
 
引發因素:流程制度不縝密
    民企腐敗現象尚未引起高度重視,但這種現象已經開始侵蝕民企資本,并阻礙其發展進程。民企腐敗往往出現在幾個關鍵崗位:采購、財務、市場等,由于民企流程制度的欠缺,漏洞諸多,讓這些環節的人有空可專。
控制手段:
1、運用信息化系統落實流程管控
  目前,制定流程制度的企業并不罕見,但真正能把制度落地的并不多。因此,流程管控不能僅停留于書面或口頭,要運用信息化系統使其落實到位。譬如:如果采購流程僅限于采購單個部分或某個個體人,那就很有可能形成腐敗。如果采購流程與倉庫的進出庫流程、行政部的領用流程等上下環節以信息化系統銜接,就能較大幅度減少腐敗因子。
2、做好全面預算控制
  預則立,不預則廢。如果沒有全面預算控制,就不會對權力行使者形成約束,也很難對其全年工作任務作量化衡定,極易造成腐敗現象。大多數人會認為花錢多少,與我的業績無關,花得多反而能使一部分飽入私囊,何樂而不為?倘若企業年初建立全面預算,負責人的業績以數據量化為標準,那么腐敗分子“下手”會謹慎得多。
3、引進第三方機構管理
  腐敗滋生的土壤往往聚集了膨脹的私欲與寬松的人情。流程制度往往止于形式,為何?源于 民企的人情網絡太過密集,那么,如何破網?最有效的辦法,即引入第三方機構。第三方機構遠離了內部的人情網絡,能更公正地執行流程制度。同時,第三方機構更進步于職業經理人的地方是:職業經理人為個人行為,而第三方機構為企業行為。企業行為帶來的信譽成本會更低。
 
引發因素:薪酬制度不科學
  當前民企的薪酬制度隨意性較強,人情分、印象分都能左右個人薪酬的定位,但這種狀況,往往會使整個環境缺乏公平、公正、透明,長期以往,容易造成人心不穩。高薪養閑人,能人未留住。團隊是企業發展的源動力,薪酬制度不科學,將嚴重限制企業發展。
控制手段:建立績效考核體系
  通過制定有效、客觀的考核標準,對員工進行評定,以進一步激發員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提高員工工作效率和基本素質??冃Э己耸垢骷壒芾碚呙鞔_了解下級的工作狀況,通過對下級在考核期內的工作業績、態度以及能力的評估,充分了解公司員工的工作績效,并在此基礎上制定相應的薪酬調整、人事變動等激勵手段。
 
引發因素:企業文化不鮮明
  這是一種隱性風險。文化是事業的根基,看不見卻能充當起頂梁柱的角色。企業的社會責任建設、誠信建設等都屬于文化范疇。但現階段的民企對于文化的概念并不強,雖然大多企業在標榜文化,但空有口號,并未真正融入企業經營狀態,且有“人云亦云”之嫌。文化不鮮明,企業發展難以產生質的騰飛。
控制手段:全面啟動企業文化建設
  根據企業行業定位、地域屬性、發展階段等因素量身制定自身的文化制度。將文化制度融入日常經營與工作,使文化成為發展的一部分,而不是游離于發展之外;讓文化成為團隊的自覺行為,而不是形式主義。以文化服人,以文化謀求企業的健康持續發展。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