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經年經時,今時今刻

深秋入夜的杭城格外陰冷,早早地洗漱,早早地鉆入被褥,捧起那部伴我許久的平板,聽一曲悠揚歲月,品一杯紅酒,百無聊賴的生活卻也舒適。指尖在各個應用間游走,紛繁復雜的文字侵入大腦,卻難抵心際,在這信息爆炸的時代,似乎再難有那一抹的沁入人心。打開相冊,一張張熟識的照片映入眼簾,唯有此刻,心有所動。
肥云瘦水翠林,昔人長衫獨椅
猶記起,你說,不喜西湖熙熙攘攘的人群,景色雖美,卻太過喧鬧;我說,深秋的杭城,有一種額外的美。寒微淺,水清然,冬未至,這樣的季節,最適合外出走走。
你說,想找一處恬靜淡雅,渾然天真;我說,不如去植物園,看看山,看看樹,看看水……
那時的你,眸球烏靈閃亮長眉連娟,微睇綿藐;那時的你,經珠不動凝兩眉,鉛華銷盡見天真。只見你,縈繞林間,如數家珍;只見你,側耳傾聽鳥語蟲鳴,如癡如醉;只見你,戲水央央,我自彷徨……
你說,不如坐下休憩一番;我說,不如留下這一刻的時光,謹以念想。
長凳獨椅,時光就此定格在這小小的文件中,卻從指間偷偷溜走。抓住了彼時的時光,卻再也抓不住那份恬淡。
猶可見,未常在;易追憶,難追尋。人生中有幾多這樣的時光,只能品嘗一時一刻的恬然,卻難為己所有,不論實物抑或情愫,蓋莫如此。
紅燈碧蟻霓裳,醉紙迷金惝荒
不曾憶起這張照片攝于何時何地,只記得照片中的人此刻卻已難得見上一見,就連彼時熟記于心的名字如今也已說不出,只記得,那個俗套到無以復加的稱呼,同事。
曾記否,那一年的我們,共同面對接踵而至的工作項目各抒己見,面紅耳赤卻一笑泯恩仇;曾記否,那時冬寒入骨,完成了遠在蜀國的行程幸而登上峨眉山頂,只為一睹日出的轉瞬即逝。又曾記得,這張照片里,徹夜長談、把酒言歡的那份狂妄與悸動。
荏苒歲月,心緒漠然,不曾想曾經共事的彼此如今可否安好,偶有的聯系,也如浮云,敷衍了事。
是否,存于紛亂擾擾之間,人們早已忘卻了給過往的同事、朋友一句微不足道的問候、一份心系彼此的羈絆;又是否,惟利至上,過往的終究是過往,重要的當下身邊所圍繞的人情世故?;蚴欠?,當下的成為過往,循環,又此往復……
譬如動漫火影的世界里,主人公鳴人為了兒時的朋友,一直堅守著的那份羈絆,就算天各一方,歷經數年,也始終要將好友帶回的決心與毅力。靡靡現實,不求如同二次元世界中的那份理想與偏執,只求如作者岸本齊史所期待的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用心感受敵人抑或朋友的喜怒哀樂,少一分事不關己,多一分相互聆聽。
對于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人報以一份真誠的微笑,遠離爾虞我詐、陰謀詭計般的處世哲學,是否,生活中會多出幾縷陽光,少一許昏暗……
殘年風燭霜鬢,溫手慈目低吟
這是一張合照,父、母、我,還有外公外婆。
時光,退回到四年前,端午。那時的外公,身體漸已不支;那時的天氣,雨后初晴,清澈如新。外公,時光停留在你生前最后一個端午,而此后的端午,家人團聚時,唯獨少了你。
每每看到堂屋里,供桌上方的相框中,白衣短發的外公微微的笑著,又沉默著,看著這個人世,看著這個宅院,不知是解脫,還是悲憫。
關于外公的種種回憶,已漸漸淹沒在不加掩飾的,庸俗乏味的生活中。它們沉沒得越來越快,我伸出手,想要抓住它們,卻發現,只是徒勞的努力。生活仍在繼續,幸福卻遠在他鄉,渺茫得像隔著一場綿綿秋雨,陰郁而沒有盡頭。外公遠去的日子,音容笑貌猶在,滄海桑田變遷,思緒,真切的不可名狀。
模糊如遠山的記憶里,外公出門永遠是干凈而整潔的衣服,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頭發,腰板挺直,走路時總是極努力地向前邁著,但每一步都走得極穩當。是什么力量讓你堅持了那么久?這一路走來,可曾安好?風雨兼程的路途中,你的心真的靜若秋水嗎?外公,我再也無從知曉。
記憶中的外公,總是能寫一手好字。每逢春節,外公總是把事先寫好的對聯早早的掛于門楣,字跡蒼勁有力,父母總是半開玩笑的與說,別看你上了大學卻學不到外公字跡的半點功力。無言以對,卻又心悅誠服。外公提筆書寫屬于他的人生,而我,浮華虛無,無地自容。
記憶中的外公,總是為了子孫操勞。年事已高的你,牽掛著獨自在家的我不會曬稻谷,一人前來將稻谷灑在每一片陽光下;每每看到兒時成績有所進步的我,總會會心一笑,而我卻不敢告訴你,其實那份成績單上,計入排名的成績卻并不如人意。
記憶中的外公,總是精明能干。七十多歲的你,帶著多年前的戲服,硬是拉扯起一個越劇班,往返于各地吹拉彈唱。
西方有國土,名曰“凈土”,當是外公往生的地方了。
無論生命如何坎坷,如何輝煌,應當不能忘懷的,是我們身后的親人。
長廊昏光孤曲,濁飲清茶殘煙
記憶拉回到了那家酒吧,昏暗的燈光與走廊,蕭瑟的樂聲,一杯酒,一根煙,一個人。
浮華廿七載,幾度癡與狂。如夢如鏡,如虛如幻。曾經的懵懂無知,在這間酒吧煙消云散,何以至此?是庭前幾度花開花落,抑或,是月下幾經悲歡離合……
有人說,人生如酒,唯有歷經歲月的沉淀,才能體會其中的醇厚芳香;
有人說,人生如茶,配上合適的水,細細品來,才能先苦而后甜;
有人說,人生如煙,細細研磨煙葉,輔以火焰,才能品出個中滋味。
想要精彩的人生,或許都需經過一道道工藝去用心經營,善待自己,對己負責。拋卻困擾許久的煩惱,而去深究煩惱之源;舍棄陋習,認真對待生命的每分每秒;追尋成功,不在乎錢財,不在乎地位,不在乎權力,而在乎你所在乎。
退出相冊,心緒在此刻清明,對愛人、對同事、對朋友、對親人、對待自己,我們其實要做的還有很多。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