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pe6lj"><small id="pe6lj"></small></wbr><wbr id="pe6lj"></wbr>

網紅經濟究竟是一場泡沫盛宴,還是一種資本狂歡?

近期以來,隨著一大批網絡紅人的出現,圍繞網紅生發的商業鏈條和盈利模式也浮出水面,并被稱為“網紅經濟”。大量的粉絲、強大的話題性、資本認可的商業變現能力、日益延伸的產業鏈……“網紅經濟”已經成為移動互聯網時代一個重要的社會現象,但對于經濟發展和社會文化生態而言,它究竟是一個美麗的泡沫還是一種資本狂歡?

前不久,被譽為2016年 第一網紅的Papi醬,在其視頻貼片廣告招標會上居然拍出了2200萬元人民幣的價格。隨著Papi醬、淘寶模特、協和姐等網絡紅人在網絡上曝紅,網紅經濟也風生水起,跟著火爆起來。


  網紅之所以衍生為一門生意,關鍵在于通過億萬粉絲點擊而生成的流量變現,而變現的途徑就是將粉絲火辣辣的眼球轉化為購買力,因此,有專家將網紅經濟喻之為一波又一波吸睛的潮水。

網紅借助互聯網這個龐大的“孵化器”,具有強大的“吸粉力”。網紅都是依靠微博、微信、QQ等自媒體,利用爆料、搞笑、幽默的圖文、場景化視頻聚集起大量的人氣,并通過淘寶等電商平臺,將數以十萬計的粉絲轉化為消費群體,創造千萬元的收益。集美貌與才華于一身的papi醬,其微博粉絲數已有800萬之眾,微信公號的瀏覽量幾乎每篇都是“10+”,視頻總播放量已超過2.9億次。


  嗅覺一貫十分靈敏的風投們看準了這個商機,聞風而動,于是資本瘋狂涌入網紅市場,追逐豐沛的利潤。以“人不窮怎么當網紅”自我調侃的Papi醬,很快就成了風投們的“獵物”。319日,真格基金、邏輯思維、光源資本和星圖資本聯合注資,總投資額為1200萬元人民幣,估值高達1億,成為2016年網紅界的標桿性事件。

  不過,既然是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就會有潮漲落的周期。說白了,每一個網紅只是一個短暫的網絡現象,如過眼煙云,一如當年紅極一時的芙蓉姐姐、犀利哥等,像走馬燈似地來去匆匆,只是歷史的過客。隨著時代的變遷,一撥人來了,一撥人又走了。這就決定了寄生于網紅的網紅經濟是一種喧囂和浮躁,隨著某個網紅的曇花一現,網紅經濟也上演了從烈火烹油到鍋空灶冷的嬗變。

  再說,時下人們對網紅經濟頗有微詞。在流量變現成為互聯網商業邏輯的時代,網紅經濟利用網紅奇貨可居。但網紅經濟有一個與生俱來的“硬傷”,就是網紅時不時地以粗俗為賣點,吸引粉絲的眼球。網紅們很多簡單、直接的短視頻選取日常生活中的槽點與痛點,單刀直入,毫不留情,網民隨手一點便捧腹大笑,獲得快樂。但其視頻內容時不時會出現一些粗俗的言語。特別是一些段子手網紅,那幽默詼諧的段子針砭時弊,也不乏哲理,但也時不時地透露出低俗甚至下流。由此衍生的網紅經濟不免打上灰色經濟的烙印,能增加GDP,但這樣的GDP對國民素質是一種傷害。

  雖說目前的網紅們不靠顏值靠神技,不僅要美貌如花,還要妙筆生花。但網紅生命周期短、盈利能力弱等短板始終是網紅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不可逾越的瓶頸。更有人尖銳地指出,目前難談盈利的網紅經濟,注定是一場虛假繁榮的游戲,速生速朽應是其鐵律。

  但風投們不是傻子,將巨額資本投放在網紅身上,自然有其利潤想象的空間。網紅經濟在極短時間內能積聚起巨大的購買力,風投們在速戰速決中也能賺得盆滿缽盈。因此,風投的商業表演應是跑步進入網紅經濟,撈一把就走。精明的風投更愿意把資本投給“庇護”網紅的平臺,因為平臺容易產生很多網紅,有更多的可能性選擇。

網紅經濟要想走得遠一點,遵紀守法是一條正道。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人人都掌控著一柄話筒,但絕對不是信口雌黃、胡說八道的時代?;ヂ摼W應有紀律約束,網紅經濟也必須有制度約束。不要強調現在是市場經濟,市場經濟失去監控也會“流產”。

  業內比較一致的觀點是,網紅經濟是可持續的,也將會成為常態化,但單個網紅的持續走紅是不可能的,因為網紅只是特定時間閾值內的自我表現。而目前網紅經濟變現模式還是相對單一,盈利模式也在摸索過程中,但只要需求存在,該行業就不會死掉。網紅市場的亂象也會隨著優勝劣汰而退出網絡平臺。

  網紅經濟究竟是一場泡沫盛宴,還是一種資本狂歡,就看網紅經濟自己如何走了。



TOP
日本一道免费补卡的d